"好。"英点点头,神秘地微笑,看了看司机。

女人 admin 浏览

小编:芙:只要我想找,我一定可以找到你。 英:那我们 芙:记住,你说我们的时候,是说你和阿雄,你和这个人只是个梦,远远的,旅途中间的一个梦,不是真的。 英:这封信

  芙:"只要我想找,我一定可以找到你。"
  英:"那我们……"
  芙:"记住,你说'我们'的时候,是说你和阿雄,你和这个人只是个梦,远远的,旅途中间的一个梦,不是真的。"
  英:"这封信……"
  芙:"信都没开,怎么知道写什么?也许……算了,不说了,就当他是个梦就好了。"
  英:"你帮我看一下。"
  芙:"我不看,你自己都不敢看,我怎么敢看?正好,看都没看过,忘掉算了。"
  英:"信总是在这里,怎么忘?"
  芙:"把信带去陌生的地方,扔了,撕了,怎么了也好,忘掉就好。"
  英:"……以后不来吃冰激凌了,免得想起来……"
  芙勉强笑了一下。英起身慢慢走开。芙忧虑地看着英的背影,再也说不出话来。
7.北京之行
  几天后。英和雄来到了北京。
  两个人坐在车上,轻松地玩笑着,英斜靠在雄的肩头,窗外高速路上,是北方冬天特有的肃穆。
  "看起来就很冷,估计有零度吧?地头蛇?你这边有几度啊?离饭店还有多远呐?我饿了!"雄仍跟英开着玩笑。
  英一下从雄怀里直起身,俯在雄耳边悄声说道:"我去问一下我的司机兼马仔,让你见识一下地头蛇。"
  雄拉住英,有点故意难为她:"你既然是地头蛇,就不能问。你的马仔应该主动告诉你才行。"
  "好。"英点点头,神秘地微笑,看了看司机。
  司机是个典型的北方人,小眼睛,他看了一眼英,笑了一下。
  英也回应一个微笑,看看窗外,又看看司机。
  司机被看得有些不自然,但还是坚持着。
  雄坐在旁边,有几分不解地望着英的举动,不知英在做什么。
  英仿佛没事一样,又看着窗外,又看看司机。
  司机终于还是憋不住先开了口:"小姐是头回来北京吧?"
  "嗯。"英应着,等着司机说起天气,雄也等待着。
  司机又问:"那是来玩儿的?"
  英又"嗯"了一声。
  司机见英不接话,有点无趣地闭了嘴。英有点失望,雄则得意地望着英。英于是继续盯着司机,司机再次张口了。
  "这北京的天儿可够冷的,还习惯吗?"
  英心里一乐,嘴上答道:"没事儿。"还故意把"儿"音拖得很长。
  司机乐了,兴奋起来:"是吗?这还没事儿?我都觉得倍儿冷。今年算冷的,今天白天差不多零下四五度,到晚上起码十度以下……"
  雄和英一起大笑起来,弄得司机有点莫名其妙,但他还是继续说着。
  "您不信?北方就这样,上个月雪还挺大,不过这会儿都见不着了,今儿个还算好,最冷得十六七度,零下的……"
  英忍住笑问:"是吗?"
  "您二位是南方人,不知道北京的冬天……"司机说着。
  "我是北京人,还是满族!"英立马儿纠正道。
  司机一愣:"是吗?哟,这可真没看出来,还是旗人,那您到北京要算是地头蛇了!"
  司机也热情地开了个玩笑,大家都笑了。
  北京这座巨大的城市渐渐显现在英和雄的眼前。
  到了贵宾楼饭店门口,英望着宽阔的街道和繁华的都市,问道:"司机先生,我想问一下,城墙在哪儿?"
  "城墙?"

当前网址:http://www.v3rcity.com/a/nvren/2018/0516/5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